奥迪

  • 时间:
  • 浏览:4473652857

代开天津汽车维修票_【电/微1781754-9140张经理qq2535110695 】★ █★诚、信、合、作,100%保、真、售、后、保、障、长、期、有、效。排名接单 2859481618奥迪

  那个担心再也见不到妈妈的女孩获救了……
  ——南方多地全力以赴防汛救灾纪事

  “别往前走啦,下暴雨,前面路都被淹了!”

  连日降雨,令湖北省宜都市的防汛压力骤增。6月27日中午,该市清江大道消防救援站接到报警称,红花套镇暴发山洪,有人被困。队员们紧急出动,一边疏导沿途车辆,一边赶往现场救援。

  6月以来,我国多地暴雨明显增多,不少地区发生洪涝地质灾害。截至7月3日,今年洪涝灾害已先后造成贵州、四川等26省(市、区)1938万人次受灾,直接经济损失416.4亿元。为抗洪抢险,社会各方力量都行动起来,拧成了一股绳,争分夺秒防灾救灾。

  被困河道中间、爬上车顶的父女在等待救援,救援队加速前行

  在赶赴红花套镇的路上,清江大道消防救援站指导员彭鑫通过电话联系到了被困人员,发现情况比预计的更加危急:一对父女在驾车去往红花套镇的途中,遭遇了山洪。他们的车被漫上来的洪水卷入河中,困在河道中间。

  雨还在下,河水不断上涨。父亲紧紧抱住只有8岁的女儿,爬上了车顶等待救援。

  彭鑫在电话和微信里不断安抚这对父女:“救援人员就快到现场了,你们不要着急。”救援队加快了行进速度,借助手机的位置共享,时刻注意着被困父女的位置变化,快速制定营救计划。

  救援车开到距事发现场2公里多的地方就再也无法前进了,前方道路都因山洪被封锁了。怎么办?时间不等人,队员们跳下救援车,背起二三十公斤重的救援器材,徒步前进。在当地民警和百姓的引导下,救援队员绕经山上的丛林,一路砍倒杂草,开辟了一条最近的小路,直通现场。

  花了半个小时,大家终于到达现场。此时,河水已经漫过汽车的前挡风玻璃,被困人员也增加到三名,一名热心前来帮忙的村民也被困住了。

  “雨势还在加大,水位不断上涨,这会加大河水的冲击力,影响后续的固定和救援。而且救援现场正好在悬崖下方,有石块滚落的危险,我们派出了安全员时刻观察情况。这些因素都要求尽快救出被困者。”彭鑫回忆,当时的环境对救援要求很高。

  经过商议,队员们分工实施营救,由经验丰富的消防救援班班长王靖借助绳索下到河中前往施救。这时,那对父女已经被困了两个小时。小姑娘特别害怕,哭着问父亲:“爸爸,我们会不会见不到妈妈了?”

  考虑到小女孩的身体状况,消防队决定先将她运送到安全地带。

  王靖跳进河中,蹚过湍急的河水,来到被困的车辆旁,帮小女孩穿好救生衣,并用绳索固定好。但是,小姑娘刚一碰到水就害怕地哭喊起来。王靖决定改变策略。“别怕别怕”,他一边轻声安慰女孩,一边将孩子仔细地护在自己怀中,侧过身,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汹涌的水流。湍急的河水拍打着王靖的大腿和后背,但他稳稳地一步一步将小女孩护送到了岸边,交到了小姑娘焦急等待的家人手中。女孩的奶奶抱紧恢复安全的孙女,连声向救援队道谢,不停地感叹:“没出大事真是太幸运了。”

  放下小姑娘,王靖紧接着又转头回到浑浊的河水中,和岸边的同事一起利用滑轮组将另外两名被困者运送到岸上。

  人都救出来了,王靖没急着关注,而是继续守在小车旁边,细心询问女孩父亲:“您还有什么贵重物品落在车上吗?我帮您取出来。”“有一个小包,证件都在那里边。”车已经几乎被水淹没了,王靖仍然钻进狭窄的车内,帮被困人员找回了物品。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救援,王靖才重新回到岸上,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跟彭鑫感慨:“我们作为救援人员,能把被困者成功解救上来,我感觉这是最重要的。”满足的笑容浮现在这个26岁的消防员的脸上。

  在彭鑫看来,消防救援队的定位就是应急救援的关键。“只要有灾有险,只要老百姓求助,我们就第一时间出动。”抗洪抢险正是消防救援队众多职能之一。

  彭鑫告诉笔者,抗洪抢险工作相对复杂,会受到环境、地理位置、救援复杂程度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很考验指战员的能力。“我们要不断积累日常训练的经验,才能做好有险必出。”

  一家四口都从二楼转移到了救援舟上,救援队由志愿者组成

  除了消防救援大队,抗洪抢险中也少不了社会应急力量的积极参与。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武鸣区的蓝天救援队就是一支功勋卓著的救援队伍。他们在当地应急管理部门的统一指挥和调度下,在抗洪抢险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在广西,洪涝灾害频发,所以蓝天救援队的主要任务就是抗洪抢险。队员们深谙抗洪抢险的技能方法,水上救援经验丰富,也是相关知识讲座的主要讲师。

  个体户、工人、滴滴司机、公务员……50多名来自各行各业的志愿者集结在一起,自备安全老虎机,组成了这支纯公益性质的救援队。每个周末,救援队都组织大家进行绳索训练和水上演练,队员自愿参与。迄今这支队伍已经参加了8年的抗洪抢险工作。

  今年6月25日,武鸣区暴发了十几年来最大的一次洪涝灾害。当天18点,救援队收到出队指令,次日零点过后才收队。第二天清晨6点,继续出队抢险,又连续作业12个小时才收队。并且前后的一周时间里,救援队还参与了十多场安全讲座。副队长谢雪静在朋友圈中记录说:“这一星期里,队服就没干过。”

  蓝天救援队的成员约半数是女性,43岁的个体户方华是其中之一。6月26日,天气异常闷热,水面上的温度可达40摄氏度以上。方华穿上厚重的浮力马甲,随队出发救援。上午11点,她和另外两名男队员一起划着救援船,来到武鸣区的渡头市场附近,这里有一家四口被困在二楼。这栋楼昨晚就被淹,已经停水停电,被困者家中也没有了食物,只能焦急地等待救援队。

  现场水位很高,差不多把整个一楼都给淹没了。被困人员无法走楼梯,只能从二楼的一个通风的水泥花窗中钻出来。怎么让他们安全下到船中呢?47岁的队员陆格永率先提出了解决方案:“我来做梯子,让他们一个一个踏着我的肩膀慢慢爬下来。”被困的男主人的体重有约180斤,方华很是担心地对陆格永说:“这比你还要重20斤呢。”但陆格永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眼里是满满的坚定:“来吧!”

  方华和另一名队员在船上一前一后坐好,负责平衡船体,但哪怕是一阵微风吹过,船体仍不免会摇晃起来。这让在船上站直的陆格永,很难保持平衡。他只好缓缓地把身体靠近楼体,一手撑住墙面,一手随时准备扶住爬下来的被困者。

  第一个要下来的是家中的小孩。孩子在窗边磨磨蹭蹭,不敢抬腿。陆格永抬起满是汗珠的闷红的脸,鼓励他:“别害怕,伯伯在这里保护你,你慢慢踩着我的肩膀下来。”男孩终于鼓起勇气伸腿踩了下来,陆格永立即用手扶住他的腿,帮助他一步步下到了救援舟上。

  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陆格永安全地把一家四口都从二楼转移到了救援舟上。此时已经过了中午12点半,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早已又渴又饿,但听着耳边不断响起的求助声,方华和队友们商量:“咱们再送一批,忙完再歇!”

  到了下午,方华才和队友草草吃几口盒饭。然后又立刻回到洪水中,坐着船穿梭在各个小区、楼栋之间。一天下来,方华和两个队友至少运送了40批被困的居民。

  谢雪静回想起那天忙碌的情形说:“所有人都不敢松懈,连喝水都来不及,两天下来,不少人嘴里都起了溃疡。大家身体上累得脱了力,但心里却热情高涨。”

  据《南宁市武鸣区防御端午节强降雨工作情况汇报》透露,本次救援营救工作共出动了冲锋舟300艘次,橡皮艇210艘次,2000多人次参与救援。转移安置受灾群众3000余人,没有人员伤亡。

  “准确,这是每一个水文人的追求”

  抗洪抢险的工作,要有冲锋在前的守卫者,也要有坚守幕后的技术人员,比如水文工作者。他们的任务是在洪水来袭时,获取准确的水文数据,为后续的抗洪抢险工作提供可靠依据。

  6月5日,湖南省拉响了今年首个洪水橙色预警,湘江一级支流渌水的醴陵大西滩站16时许开始出现超保证水位,醴陵市启动防汛Ⅱ级应急响应。这些重要的水位数据,便是由水文局的工作人员通过实时水文数据准确报出的。

  黎常煌是醴陵市水文局的5名技术人员之一。洪水来临时,他和同事要负责大西滩、泗汾、潼塘等3个水文站的水文数据收集和分析工作。

  这些水文站间的距离,最少也有40分钟车程。平时每天一测的水情数据,在洪涝灾害期间,最少每小时就要测量一次,这可是指挥防汛抗洪的行动“宝典”。“目前的水位、流量、小时涨幅、洪峰流量预测、洪峰水位预测……这些都是水情快报和分析材料的相关内容。准确的水情测报可以为防汛抗洪赢得时间,也能降低百姓生命财产的损失。”

  在洪水过程中,特别是洪峰前后,为了抢测宝贵的高洪水文数据,水文工作就像打仗,争分夺秒。分工下来,黎常煌和同事每天都要承担不小的工作量。每个小时,黎常煌都要爬上大西滩水位站的水位自计井进行观测,还要下到渌水河边观察水尺的刻度,进行起码两次的比照,确保数据准确。“准确,这是每一个水文人的追求。这是我们的职业道德,它是影响决策和争取转移时间的重要因素。”黎常煌说。

  接听水情咨询电话,协助高洪测验,发送水情快报和分析材料,让黎常煌忙得不可开交。居民打到办公室来咨询洪水情况的电话,黎常煌一天能接上百个。但他每次都是很耐心地帮群众进行解答:“您的房子目前是什么情况?水位离您家有多远的距离?这样的话,您需要把家具搬到二楼以防进水。”

  “最忙的两天48个小时下来,我总共的睡眠时间可能不到8小时。我岳父家也受了洪灾,但我根本没时间去帮忙。”黎常煌说。但忙碌和疲惫没有击倒他,黎常煌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十分自豪:“我们水文人是技术组,是防汛抗洪的耳目、尖兵和参谋。”

  黎常煌的同事张彪是应急监测队的一名队员。洪水来临时,监测队的工作是循着雨情预报,寻找即将涨水的江河湖库,有的地方在城市里,有的在乡村,也有的在荒无人烟之地。监测队需要测明每一条可能暴涨的、哪怕是无名的小河小溪的水情数据,为干流的水情预测提供宝贵数据,为及时转移群众争取时间。

  “监测期间,可能会遇到危桥、水中蛇虫等各种情况,条件也很艰苦,夜宿野外是家常便饭。”但对张彪他们来说,“雨情就是命令”。而且越是遇到大洪水,越能收集到宝贵的水文数据。

  今年6月,张彪所在的应急监测队,花费了7天时间,从醴陵市一路测到90公里外的攸县,用手持式电波流速仪和应急监测“神器”——声学多普勒流速剖面仪(ADCP)在各地测算、收集高洪水文数据。

  “现在先进的测算工具,已经让我们避免了许多‘老水文人’会遇到的危险和困难。因为经验越来越丰富,今年我们的测算进展很顺利,但大家还是不敢有丝毫松懈,数据越详实,越能为今后的洪水测报提供参考。”张彪说。

【编辑:叶攀】